彻底的混沌,是泽的恩赐。掌权者的席位空无一人,权力就此进入真空,“不做主”是泽扶持地下势力公开的奥义。道道排流,堑堑泄洪,秒秒枯干。然而,皆非泽之决断。泽是万物归一,却又不可化约的时空。泽的表面凹凸不平,拒绝反射天光,看似稀松无奇,不露一丝真容,谁能想地表以下的曲径通幽?面子覆盖着的是暗地里的百眼千疮:洞窟、巢孔、隧穴、罅隙错综,形如迷宫。汩汩水流,渗濡千道万道,蚀通上下,缔结左右,稍纵即逝。众生蜗居,众生匍匐,众生行迹不一,无可计量,使出各自能耐,扭转地下乾坤,雕琢千种凹和万种凸。泽既无规则,也不成方圆,也便无以宣称统治。

统治须规章和治理,泽对此高高挂起甚至有些回避。地下暗河的潺潺咒念之中,万种生灵各自蛰伏,钻营,交融,精确而又奇巧,悄然嵌入彼此的偶发之中。协同交互,高度并发,任何激发,带来的都是无可以意料的连锁反应。这也说明,因果联系极其可预测性,在泽的内部是完全失效的。

泽赐予臣民的是一种最为错综复杂的共生模式,迫使每种生命与其他形式建构多重依赖。时间注入,流经泽,似被纱网漏过,展不开拳脚。在泽里,不再有逐日逐月,单位制的演进和推移,每时每刻都粘连,凝结,往复不止。泽是众生的集体放流。断断续续,蝇营狗苟,卑贱残喘,皆为正常。泽不是雨露均沾,但泽当中,巨大的空间被发掘和创生,压力机制并不相容的机体之间变得融洽。泽奇大无比的容错率,令人叹为观止。泽里的众生,悉心学习着如何共处,习惯搅扰,习惯蹊跷,习惯见机行事。与此同时,泽还在持续的吞噬体量,叠藏空间。其中险象环生,曲折迂回,千变万化,更迭无数。

从泽的上空俯瞰之,如进入了一场经久不衰的催眠,一场不醒的白日梦魇。

 

美凯龙艺术中心是一个专注于视觉发明的实践场域,以事件和研究的方法建构实体和网络社区,重聚艺术家群体。我们以“艺术家的工作”为导向,在不断⾃我定义和⾃我测试中,更新当代情境中的感知和认知系统。

EN